5月21日,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和俄羅斯總統普京在上海共同見證了中俄兩國政府《中俄東線天然氣合作項目備忘錄》、中國石油天然氣集團公司和俄羅斯天然氣工業股份公司《中俄東線供氣購銷合同》的簽署。
  消息傳出,莫斯科時間21日13時30分,俄氣股票市值就應聲上漲了2%,升至每股148.55盧布。而就在一天前,當人們發現中俄在普京訪華第一天簽署的40多份合作文件中沒有天然氣供銷合同時,俄氣的股票立刻下跌了2.33%,跌至每股144.6盧布。顯然,對公司未來經營預期反應最為靈敏的莫斯科股市對俄氣的這一戰略決定作出了第一評判。
  但稍稍知道中俄天然氣“馬拉松談判”歷程的人都明白,作出這個戰略決策的並不是簽署合同的中石油董事長周吉平和俄氣總裁米勒,而是分別站在他們身後的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和俄羅斯總統普京。這筆“世紀大單”不僅打開了中俄能源合作的“新篇章”,也為中俄全面戰略協作伙伴關係又重重地加了一筆註腳。
  二十四小時的峰迴路轉
  如果從1994年中俄簽訂《天然氣管道修建備忘錄》算起,中俄天然氣談判是跨世紀的,中石油與俄氣從20世紀談到了21世紀。
  在這20年裡,中俄從專家組談到公司一把手、從能源部長談到副總理、從總理談到元首,可謂跌宕起伏。在這漫長的過程中,世界經濟形勢和國際能源格局都發生著劇烈的變化,俄羅斯和中國的經濟體量及各自外部環境也發生了深刻的變化,而每一個看似與談判根本不相關的變化其實都對談判產生著千絲萬縷的影響。
  每次中俄元首和總理互訪前,都有人猜測雙方是否會簽署“一錘定音”式的合同,但每次雙方都似乎只差“臨門一腳”。在無數次接近終點而跑道又被拉長之後,有些人似乎已對這場“曠日持久”的談判失去了信心。曾幾何時,商業談判幾近破裂邊緣,但雙方的談判代表又都被兩國元首的執著重新拉回到談判桌前。
  就在普京此次訪華前,俄氣董事長米勒還特別強調:“我們已經與中國伙伴就這個問題徹底達成共識。因此,剩下的工作已經很少——僅僅是寫下一個數字。”但知情人都知道,就是最後的這個數字,雙方已經不知道討價還價多少回了。不過,這次從駐華大使到經濟發展部副部長,再到能源部長,都話里話外地暗示天然氣談判終於要“修成正果”,讓人們對合同的最終簽署又有了“特別的期待”。
  但似乎和往常一樣,這次的希望再次被失望所代替。5月20日,在中俄元首共同見證下,雙方簽署了能源、電力、航空、通信、地方等領域合作的40多份合作文件,但唯獨沒有人們期待已久的、具有標誌性的天然氣供銷合同。對此,普京表示:“我高興地得知,雙方就東線天然氣項目價格談判取得重要進展,願本著互利互惠原則同中方儘早達成最終協議。”而陪同普京訪華的俄總統新聞發言人佩斯科夫則表示:“俄中可能隨時簽署俄對華供氣合同。”
  對於“馬上就簽”的表態,外界並不以為然。於是,美歐媒體開始“特別關註、重點解讀”中俄天然氣大單的“再次落空”。有分析稱,“這是對俄羅斯的一個打擊”,也有分析稱,“中國想把價格壓得更低一些”……凡此種種,給人一種“幸災樂禍”的味道。
  正在美歐媒體爭相分析中俄未能簽署天然氣大單的深層原因時,中俄元首卻於21日下午“意外地”現身於雙方簽署天然氣供銷合同現場。據俄氣總裁米勒事後透露:“中俄雙方20日關於天然氣供銷合同的談判一直持續至北京時間21日凌晨4時才明朗,所有基本問題才全部解決。”
  俄《生意人報》稱這最後一刻的大逆轉是“戲劇性的”,該報道還特地選取了普京和習近平共飲的照片作為配圖。其實,這是普京總統與習近平主席第二次對飲了。普京自己曾透露,在他61歲生日時曾與習主席在APEC峰會期間一起喝過茅臺慶祝,但那次沒有照片為證,此次算是“有圖有真相”了。知情人都知道,普京與葉利欽不同,他極少飲酒,更不要說在公眾場合了。從這個細節中,人們可以看出這份合同在兩國元首心裡的份量。
  價格背後的戰略選擇
  可以說,這份供銷合同為普京這次中國之行畫上了圓滿的句號。可謂是“十年難簽今已簽,平日難飲今對飲。此身不向東方轉,更向何處轉此身”。俄總統普京在協議簽署後接受俄記者採訪時表示,該協議是劃時代的重大事件,也是前蘇聯和俄羅斯歷史上最大的天然氣供氣協議。
  那麼,人們不禁要問,米勒口中的那個“最後的數字”到底是多少呢?米勒說:“這是商業機密,但價格是互利的。”據俄《生意人報》從俄代表團獲取的信息稱:“價格高於350美元/千立方米,但低於400美元/千立方米。”但此間分析人士指出,這不會是一個具體的數字,而是一個價格公式,是與石油市場價格相掛鉤的、可漲可跌的浮動公式。普京透露:“俄方落實對華供氣合同的投資總額將為550億美元,中方約在220億美元。”據米勒稱,中方將向俄方支付一定數額的預付款。
  這輪談判討論的看似技術性問題,雙方在做戰術調整,但實際上這戰術調整的背後是一種戰略抉擇。顯然,中俄在簽署合同前最後一刻的討價還價內幕外人無法知曉,甚至無從猜測,但人們有理由相信這肯定是艱苦的談判。也許正因為這種艱巨,兩國才未能來得及於20日的簽字儀式上將供氣合同一起簽署。也正是基於這種猜測,許多人似乎不相信這個雙贏的結果,非要分析出個“誰占便宜,誰吃虧”才善罷甘休。
  路透社報道稱,“協議的簽署是普京的一場政治勝利”。報道援引俄方業內人士的話說,“隨著談判進入最後階段,中國占據了上風,中方認識到,西方國家加緊孤立普京導致俄需要新客戶”。此人稱:“就專業層面而言,我想強調的是,雙方付出了艱苦的努力。我們的中國朋友很難纏,是很強的談判對手。通過雙方的讓步,我們達成了可以接受的,而且是令人滿意的合同條款。”
  而美聯社的報道稱:“中國簽訂了一項期盼已久的為期30年的協議,這對外交上被孤立的普京來說,不管是在財政上還是外交上,都是一個鼓舞。”但美國IHS能源咨詢公司分析師周希舟則說:“天然氣價格似乎更接近俄羅斯的希望,價格較高反映了中國為了購買更清潔的燃料願意多花錢。”
  還有離譜的分析稱,“俄羅斯用這份合同綁架了中國”;還有分析認為“俄羅斯變成了中國的能源附庸”;更有分析指出,“中國對俄在天然氣價格上的讓步,會讓中國在與中亞國家進行天然氣談判時陷入被動”……
  實際上,這份合同不僅為中國經濟發展提供了穩定的能源供應,同時實現俄羅斯能源穩定出口。對華天然氣出口是俄羅斯天然氣出口多元化戰略的重要組成部分,而從俄羅斯進口天然氣是中國能源進口多元化戰略的重要組成部分,從這個角度講,這裡既沒有中方的“趁火打劫”,也沒有俄方的“百般無奈”,這的確是份“雙贏的協議”。
  “西伯利亞力量”的影響力
  時間推至2012年12月28日。那一天,俄總統普京主持召開國務委員會會議。他在會上表示,即將鋪設的從雅庫特恰揚金斯基氣田經哈巴羅夫斯克到符拉迪沃斯托克的天然氣管道被正式冠名為“西伯利亞力量”。普京說:“按照我的請求,俄氣就如何命名這一項目舉行了競賽,亞歷山大·瓦西里耶維奇·阿爾秋欣最終勝出,他建議把這條新的天然氣管道稱為‘西伯利亞力量'。就讓我們這樣叫它吧!”
  用普京的話說:“這是一個大型基礎設施項目,是西伯利亞和遠東大型天然氣計劃的開端。”他指出,未來擬把天然氣管道系統的東西部分連接起來,讓西西伯利亞的天然氣能夠輸送到太平洋沿岸,可以出口。
  那時,人們似乎還不明確,這條被命名為“西伯利亞力量”的天然氣管道將來會與中國相連。而根據中俄雙方達成的合同,俄對華天然氣出口的主供氣源為俄伊爾庫茨克州科維克金氣田和薩哈共和國恰揚金氣田。就這樣,繼“東西伯利亞-太平洋”石油管道運行後,“西伯利亞力量”天然氣管道將成為直接連接中俄能源合作的又一條堅實的紐帶。
  大家都知道,這個天然氣合同不僅是中俄之間簡單的經濟利益問題,更是兩國全面戰略協作伙伴關係的一個具體體現。所以,簡單地算經濟帳,並無法解讀這個合同的整體意義。實際上,這是一個“多功能協議”。正如俄戰略與科技分析中心的中國問題專家卡申所稱,中俄天然氣協議一旦達成,意味著中國將會成為“俄羅斯真正意義上的盟友”。
  俄戰略研究所副所長科卡列夫分析稱,這份協議具有重要的政治和戰略意義,會產生廣泛的地區和全球性影響。在當前西方力圖擺脫俄天然氣的依賴和對俄加強經濟製裁的背景下,俄中剋服種種分歧並最終達成天然氣協議恰恰顯示出兩國堅持發展和深化雙邊戰略合作的決心。俄高等經濟學院副教授卡爾波夫則認為,協議的簽署在很大程度上來說是俄政治需求,如果普京此次訪華期間兩國未達成該天然氣協議將是令人掃興的,可以說這項協議是普京訪華的最大成果。而且,這項協議將必然會帶動俄羅斯發展東西伯利亞和遠東地區的能源開發,進一步推動兩國在能源和經貿領域的合作。
  俄《權力》周刊的分析文章指出,中俄天然氣交易堪稱兩國關係史上“最久拖不決”的項目。這一合同的簽署使中俄打造前所未有的“莫斯科——北京能源聯盟”。在西方威脅欲對俄採取更大規模製裁的當下,這不能不說是一種巧妙的回應。可見,雖然中俄天然氣管道的正式運營要到4年以後,但無疑這份合同不僅為中俄全面戰略協作伙伴關係奠定了新的經濟基礎,也為俄羅斯與歐洲天然氣用戶談判增加了新的底氣。中俄天然氣供銷合同簽署了,這輪談判終於塵埃落定了,但關於這條管道戰略意義的分析和解讀又迎來了新一輪高潮。本報北京5月22日電  (原標題:中俄“天然氣大單”到底便宜了誰)
創作者介紹

奧斯卡

in35inihy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